冷青衫 作品

第2470章 顏輕盈,為皇貴妃

    

���������Ҳ��֪��ԓʲ���ˣ���鿴��ˎ���ƺ���wҲ��Щ���䣬��Ԫ�����֓����ҵļ����•�������@�Y�L�������ϴ��ɡ������c�c�^���D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˴��������ˊA�壬�@�Y���L�䌍���󣬴����ҵ��^�y����Ę�ϣ������p�p���_���Ϳ�����Ԫ�޸�ˎ��Մ���ˣ��D��Ҳ���˴��������ߵ�����߅���ѽ����̏ĸ��ρ������Ը��������ӡ������_����...“可憐千秋……帝王業……”

就在我默默的念著這幾句蒼涼的詩句的時候,一個人突然從周圍混亂的人群中衝了上來,一把緊緊的抱住了我。

我感覺到那一雙手非常的用力,將我緊緊的錮在懷裏,好像要把我融入他的身體一樣。

我沒有回頭。

他的氣息,他的一切都是那麽的熟悉,我甚至還能感覺到他的戰栗,那種失而複得之後不敢再鬆手的緊張,他用力的抱著我,周圍的一切都不管了,隻沙啞著聲音在我耳邊道:“輕盈!”

我沒有回頭,也沒有話,隻默默的看著前方。

那艘大船,在陽光下不斷的起伏著,隻是不知道,他們將要去向的,又是何方。

|

這一,是裴元修的勢力在這個中原大地上的最後一,從那之後,他就在這片大地上消失了。

並且,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
之後,我聽到過一些關於他的傳,有人,他的船在出海之後就遇到了海盜,無一生還;但也有人,他在海外自立為王,創造了一個新的王朝,勤政愛民,國家也是興興向榮。

到底哪一個是真,哪一個是假,我不知道,也沒有去辨別過。

畢竟,那已經是他的人生。

而當我在大神堂碼頭目送他離開的時候,葉門主在津擊潰了金陵所有的軍隊,拿下了津。

而裴元豐,在潼關一戰之後,揮師北上,平定山西境內所有的叛亂,與裴元灝的人馬在京城會師。

當然,事情並沒有那麽簡單。

裴元修的勢力雖然離開了中原,但在戰亂中被激起野心的人也不少,尤其在他離開了之後,各地的豪強士紳都蠢蠢欲動,甚至也有各占山頭自立為王的,中原又一次陷入了混亂當中。

之後,又用了快一年的時間,他們才將中原大地上所有的反叛的勢力肅清。

至此,朝終於恢複了安定。

當然,這一切我都並沒有親眼所見,因為我在養病。

在裴元修離開了中原之後不久,我遭到了刺殺,行刺我的據是兩個年輕的姑娘,她們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一點傷,就被查比興他們阻撓。查比興怒不可遏,但是我並沒有讓他殺了這兩個女子。

我隻是讓他們離開,回東察合部去,不要再回來。

而這兩個姑娘自始至終沒有話,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當初跟隨謝烽的花竹雲山,但在那之後,她們也都消失不見了。

這一次受傷讓我的身體垮得很厲害,靜養了幾乎一年,雖然外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但人的元氣始終沒什麽起色,我畢竟已經到了這個年紀,就像是一個破損了的皮袋子,補好了這頭,那一頭又漏了。

到了戰爭的後期,裴元灝一直陪在我的身邊。

事實上,自從進入了京城之後,大勢已定,收複中原的戰爭不需他再禦駕親征,除了每在禦書房起座辦事,其他的時候,他也花了大量的時間守在我的身邊。

即使雙目失明,我也能感覺到他的眼神,帶著無限繾綣的纏綿在我身上,有的時候,他回來守著我睡覺,經常是入睡之前,他就那樣安靜的看著我,而在我的睡夢中,也能感覺到他的目光,甚至在我一覺睡醒了之後,他還守在身邊。

這一,當他又在我的床前守了大半之後,我忍不住道:“你不用每時每刻都陪著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已經好了,不需要人守著。”

他安靜了一會兒,隻道:“朕隻是害怕而已。”

“什麽?”

“怕一眨眼,你就又不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就像上一次在勝京。”

我才知道,原來我從勝京被擄走這件事,給他帶來了那麽大的陰影。

雖然,我早已經告訴了他,被擄走的這件事中有我的安排,我是刻意要回到裴元修的身邊去做那些事,因為隻有這樣做,我才能保全京城,甚至保全津。

當然,我還有一分私心,就是想要親手跟他做個了斷。

但這種事實,並不能打消裴元灝心頭的憂慮。

那種憂慮,好像成了他的一個心病。

但這種情況,也讓我更擔心了起來,我憂心忡忡的望向他,感覺到他坐在床邊,也安靜的看了我很久,然後道:“今,葉門主最後一支人馬要回到京城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要跟朕一起去迎接他嗎?”

原本這樣的事情我作為女人來是不應該出麵的,但葉門主不同。

我立刻便應了,起身穿戴好,然後跟著他走了出去。

迎接葉門主的地方好像不是在正殿,而是在南宮門,因為他畢竟不是朝中的大臣,而他的軍隊也並非朝廷的編織,所以不能進入皇城,他一個人帶著幾個隨從,坐著馬車進入了皇宮。

我站在裴元灝的身邊,遠遠的聽見他沉重而有序的腳步聲,一直走到了我的麵前,那種看不見的,卻能清清楚楚感受到的強大的氣息,一瞬間就像是凜冽的風一樣吹來,雪沫撲到了我臉上,激得我鬢角的發絲都微微的飛揚了起來。

我剛要什麽,就聽見那熟悉的,剛毅的聲音響起——

“顏大姐。”

就在這時,旁邊的一些隨從立刻憤怒的上前:“好大的膽子,見到皇上竟然不跪拜!”

我的眉頭一皺,而裴元灝已經抬起了手。

“都退下。”

“皇上——?”

“朕了,退下。”

那些侍從心有不甘,但又無可奈何,隻能狠狠的瞪了葉門主一眼,又紛紛的退開了。

裴元灝看了他一會兒,然後道:“葉門主,你可知道,朕是下的主人,是皇帝,你見到朕,應該要行跪拜之禮。”

葉門主淡然道:“你並非本座的皇帝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也並非西川的皇帝。”

我聽到這倨傲的話語,眉心微微一蹙。

眼下的和平,是我們經曆了千難萬險,用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鮮血和性命才換回來的,我不希望他因為固執己見,再一次讓中原王朝和西川陷入戰火。

到那個時候,事情就不好收場了。

我輕聲道:“葉門主。”

他轉頭望向我。

我道:“我知道你一心為了前朝,守護西川,也為顏家盡了忠,但是有一些事情,我還是想要告訴你。”

於是,我將隴西軍的往事,包括裴家的由來,都告訴了他。

寒風吹過我們每個人的臉龐,帶來了令人戰栗的嚴寒,我起這些往事的時候,也能感覺到一種從過往吹來的腐朽的氣味,好像時間的灰燼一般。

但是,終有一些東西,是可以從腐朽的灰燼裏,浴火重生的。

聽完我的這些話,葉門主沉默了下來。

顯然,這件事對他來還有些突兀,他並不像我,是一點一點的發現了那些線索,找到了當初的真相,突然之間告訴他,他反抗了那麽久的人,竟然就是他極力要盡忠的人,這種變故,不是人人都能在短時間內消化的。

果然,沉默了一會兒之後,他道:“本座相信,顏姐不會拿這件事來玩笑。”

我道:“自然。”

“也就是——”

他望向我們,聲音顯得有些沉重,但後麵的話沒有出來,隻化作了一聲很輕的歎息。

他淡淡道:“世事難料。”

我輕笑了一聲,道:“是啊,世事紛擾,僅憑我們這一雙肉眼,又怎麽可能看得透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又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道:“既然是這樣,那本座明白了,也知道顏姐的意思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過,本座不能僅僅因為這件事,就置西川於不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畢竟,顏家和葉家,在西川都曆經百年,我們有責任要對西川,對那裏的每一個人負責。”

我點點頭:“有理。”

“所以,”他轉過頭去,望向裴元灝那一邊,道:“你要做下的主人,要做西川的皇帝,並非不可,但是有一個條件,你必須答應我。”

裴元灝道:“什麽條件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必須要保證顏家的特殊地位,和他們的權力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朝中,要有西川的學子;宮中,要有西川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隻有這樣,西川才能回到中原王朝。”

聽見他這麽一,我的心也忽的跳了一下。

其實,這也是一直以來我的心頭難以放下的一個心結,西川不是不能歸附中原王朝,但不能隻是這樣歸附,而沒有一點製衡的能力,否則,到頭來,誰能保證西川的人的權力?

可是,當聽到他這些話的時候,我突然莫名的感到了一點不安。

就在我心中一陣一陣的亂跳的時候,裴元灝平靜的道:“西川學子,博學多才,目光銳利,朕早就有意要吸納西川學子入朝為官。就連朕的太子,都是西山書院的學生,這一點,朕已經做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至於宮中,要有西川的人——”

到這裏,他頓了一下,彷彿看了我一眼。

我突然好像感覺到了什麽。

耳邊,響起了他平靜,卻沉重的聲音:“顏輕盈,將會是朕的皇貴妃。”芊仰著頭,不斷的大笑著,我聽著那笑聲裏明明夾雜著哭聲,看見她仰著頭時,眼角卻有一滴淚,頹然滑落。我下意識的走上前一步:“大夫人……”她的笑聲一直在顫抖,似乎已經耗盡了全身的力氣,慢慢平息下來的時候,她低下頭來看向了我。然後,她又是一聲輕笑。“顏輕盈……”她那雙滿含熱淚的眼睛看向我,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看清我,隻覺得她的目光渙散,雖然看著眼前的人,卻彷彿透過我,看向了很遠的地方,很久之前的時光,她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