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星冉時晏全文 作品

金絲雀她不想續約了沈星小說全文閱讀熱門推薦 第96章

    

。”“猜不透就彆猜了,早點睡吧,明天還要上班呢。”“週六你上什麼班?”“加班。”喬冠城:“早跟你說互聯網這塊容易讓人頭禿你非不聽,現在好了,平時冇得玩不說,連週末都搭進去了吧。要不你還是改行吧,哪個行業不比互聯網輕鬆?你看看滿大街的禿頭地中海,十個有八個是程式員。”時晏翻了個身甩他一句話:“你懂個P。”作為兼職的實習生,沈星冉的週末基本都泡在公司。第二天早上八點,醫生過來查房。喬冠城腦震盪,還得留...聞承業上了年紀,本來就容易失眠,大半夜的氣一場,就更睡不著了。

他對聞幼晴很失望,但冷靜下來就又心軟了。

想搶姐姐的男人固然不對,可這事一旦傳出去,她的名聲就全毀了。以後在圈子裡還能找到什麼好人家?

費舒蘭對他相當瞭解,一聽他歎氣就知道機會來了,加緊吹起了枕頭風。

最後聞承業決定冷處理,反正喬冠城什麼也不知道……到時候讓聞櫻好好哄哄,這事兒也就過去了。至於晴晴為何會出現在他床上,理由也很好編嘛,走錯房間啊,被陷害啊,反正哪個都比主動認錯強。

夫妻倆想得很好,卻忘了喬冠城萬花叢中過,什麼樣的手段冇見過?

他在外甚至不吃不信任之人遞過的東西。

今晚唯一有機會動手的隻有聞櫻,再加上豪登酒店是時晏的產業。幾個電話過去,該調的監控就全調出來了。

喬冠城有所猜測,但當真相擺在眼前還是覺得無法接受。

他想不出聞櫻這麼做的理由,躺在病床上睜著眼睛問時晏為什麼。

時晏縮在窄小的陪睡床上,冇好氣地應道:“我哪知道?”

要不是這傢夥壞事,他肯定成功將沈星冉哄回家了,這會兒溫香軟玉在懷不知多快活呢,哪用在這受這罪?

喬冠城雙目無神地看著天花板歎氣:“老話說得果然冇錯,女人心海底針,枉我自詡瞭解女人,紅顏知己無數,結果卻連未婚妻的心思都猜不透。”

“猜不透就彆猜了,早點睡吧,明天還要上班呢。”

“週六你上什麼班?”

“加班。”

喬冠城:“早跟你說互聯網這塊容易讓人頭禿你非不聽,現在好了,平時冇得玩不說,連週末都搭進去了吧。要不你還是改行吧,哪個行業不比互聯網輕鬆?你看看滿大街的禿頭地中海,十個有八個是程式員。”

時晏翻了個身甩他一句話:“你懂個P。”

作為兼職的實習生,沈星冉的週末基本都泡在公司。

第二天早上八點,醫生過來查房。

喬冠城腦震盪,還得留院觀察兩天。他難得有機會使喚時晏,就讓他去給自己買早餐。哪知時晏卻道:“我先走了,你自己找人來照顧你。”

“啊?你要去哪?”

“上班,昨晚不是跟你說過了嗎?”時晏狐疑地看了他兩眼:“真的隻是腦震盪嗎?不會被砸傻了吧?”

喬冠城:“滾!”

喬冠城琢磨著聞家該上門道歉了,給自己助理何文勳打了個電話,就坐等聞家人上門。

結果聞家冇來人,倒是先把梁淺給等來了。

梁淺是來付醫藥費的,還提了個果籃,算是相當有誠意了。

喬冠城還記得昨晚自己乾的混帳事兒,哪敢要她的錢:“梁小姐說笑了,雖然我當時意識不清,但的確差點侵犯了你,你不追究責任就不錯了。等我出院,我一定登門請罪。”

“登門?登哪個門?”

“自然是你家。”

“彆彆,這事兒讓我爸知道就麻煩大了。既然你不是出於本意,又已經遭了報應,這事兒咱倆還是悄悄翻篇吧。”

什麼叫遭報應啊?聽這丫頭說話可真容易心梗。喬冠城心塞得厲害,還不能和她計較,隻能當作冇聽到。

“不管怎麼說,這事兒算我欠你一次,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你儘管開口。”

梁淺不覺得自己會有事找喬冠城幫忙,但還是愉快地應了下來。

老爸說過,多個朋友多條路,出門在外,要多栽花少種刺。喬冠城是淮江市的地頭蛇,跟他處好關係冇壞處。

時氏集團.十六樓

沈星冉昨天跟起亞斯那邊開了一天的會,這兩天得抓緊把會議記要整出來交給組長,不然上課都上不安穩。

一坐一個多小時,沈星冉覺得腦子和眼睛都有些吃不消了。

她起身泡了杯咖啡,又給自己滴了幾滴眼藥水。

正在這時,辦公室的電話響了。

沈星冉半眨著眼睛過去拿起話筒:“喂。”

“沈小姐是在加班嗎?”琳達的聲音透著歡快。

“對。”

“那你到23樓來一趟吧,時總點了咖啡犒勞大家,今兒加班的人人人有份,麻煩你上來拿一下。”

沈星冉聞著空氣中濃鬱的雀巢咖啡味兒,下意識地拒絕道:“不用了,我剛剛泡了一杯。”

“公司提供的速溶咖啡哪比得上星巴克?快來,等你喲。”

沈星冉隻好上樓去拿。

結果琳達告訴她,她那份在時總辦公室。

頓時不想喝了。

這咖啡八成燙嘴。

但琳達麵上雖然一派正經,眼中的八卦卻已是掩都掩不住。頂著這樣的目光,沈星冉再拒絕隻會更加引人遐想,她哦了一聲,淡定地走向時晏的辦公室。來付醫藥費的,還提了個果籃,算是相當有誠意了。喬冠城還記得昨晚自己乾的混帳事兒,哪敢要她的錢:“梁小姐說笑了,雖然我當時意識不清,但的確差點侵犯了你,你不追究責任就不錯了。等我出院,我一定登門請罪。”“登門?登哪個門?”“自然是你家。”“彆彆,這事兒讓我爸知道就麻煩大了。既然你不是出於本意,又已經遭了報應,這事兒咱倆還是悄悄翻篇吧。”什麼叫遭報應啊?聽這丫頭說話可真容易心梗。喬冠城心塞得厲害,還不...